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工作研究 >> 园区文化培育浅析
本栏推荐


园区文化培育浅析




日期: 2017/03/14      来源:黄金时时彩软件      作者:肖子树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须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兴起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新高潮,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发挥文化引领风尚、教育人民、服务社会、推动发展的作用。

         毋容置疑,文化本身就是一种实力,而且通常被称之为软实力。因此,往往在我们的工作,抓起来也比较软,甚至有点硬不起来的感觉。尤其是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资本积累时期,文化建设更是鲜被提及,因为文化时不时被我们忽略了。殊不知,市场竞争表面上是经济竞争,深层次上却是文化竞争。数千年来,中国历史上有过汉唐盛世,至元、明时代已雄霸东亚,欧洲各国难望其项背。然而,曾经的   强盛早如流云散尽,能传承至今的,惟有文化。

         古今文化的定义与首要性

       首先,我们不妨看看“文化”的定义。
       《辞源》对“文化”定义为:文治和教化。汉刘向说苑指武:“凡武之兴,为不服也,文化不改,然后加诛。”文选晋束广微(皙)补亡诗由议:“文化内辑,武功外悠。”今指人类在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所创造的全部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也特指社会意识形态。
      “凡武之兴,为不服也,文化不改,然后加诛。”出自西汉时期刘向《说苑·指武》,之前还有一句为“圣人之治天下也,先文德而后武力”。从字面上,其大意为:圣明的君主治理国家,首先是以文治教化和德服天下的,武力只是不得已而为之。凡是需要兴兵动武的,都是对待那些不愿臣服的,在施以文治教化仍未诚服,才加以诛灭。
      “文化内辑,武功外悠。”出自西晋束皙(字广微)《补亡诗·由议》,后被南北朝时期萧统(梁武帝长子,被立为太子,三十一岁病死,谥号昭明)编入《文选》。萧统解释为:“言以文化辑和于内,用武德加于外远也。”这也说明了文化的重要性。
        由此种种,在中国历史上,便形成了“文化”与“武力”、“文治”与“武功”相对的概念,而“文化”与“文治”一直被认为是首要,“武力”与“武功”为次要。

          从“文化”的形成我们不难看出,在中国历史上是包括治理国家,也是将政治、经济包涵在内的。直到近代以来,受西方文化的影响,“文化”才开始发生变化。

         我们再看看《现代汉语词典》对“文化”的解释:一是指人类在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特指精神财富,如文学、艺术、教育、科学等。第二种定义是指运用文字的能力及一般知识,如学习文化、文化水平;第三种定义为考古学用语,指同一历史时期的不依分布地点为转移的遗迹、遗物的综合体。同样的工具、用具,同样的制造技术等,是同一种文化的特征,如仰韶文化、龙山文化。

        显然,本文所指的“文化”应该是第一种解释。在这里,“文化”已经明显与政治、经济区分并列。

         如果我们会认为,包涵政治、经济的文化为广义的文化,即中国历史上仅与“武力”、“武功”相对的“文化”。那么,狭义的文化则是与政治、经济区别并列,只包涵意识形态所创造的精神财富,包括文学、艺术、教育、思想、科学、技术以及宗教、信仰、民俗、道德等。即便如此,我们不难看出,即便是狭义的文化,其对政治、经济的影响力,以及对群众工作生活的影响力,仍然是相当强大的,有某些方面甚至超过政治、经济的影响力,更何况基于包涵了“文治教化”的广义的文化。

          园区文化的影响与凝聚力

        我们从“文化”不断演变的释义中不难看出,既应包涵“文治教化”,也应包括意识形态所创造的精神财富,诸如文学、艺术及信仰、道德等。
        有学者断言,世界正逐渐进入文化经济时代。市场竞争表面上是经济竞争,深层次上却是文化竞争。更是有人打了个比喻,讲的是一个小孩在二十年后长大成人,但如果不受教育,他就会成为文盲,毫无竞争力可言。发展经济亦是如此,二十年后各地的经济总量都会扩张,各地间的经济差别可能会缩小。但如果没有文化支撑,竞争力就会大打折扣,甚至严重不足。

         作为兄弟园区的天津开发区,之所以在商务部国家级开发区综合投资环境评价中连续十几年蝉联第一,正是以其独特的核心文化和践行“永争第一”的理念,在区域环境建设方面,率先提出并开始推行“新九通一平”的新概念,即信息通、市场通、法规通、配套通、物流通、资金通、人才通、技术通、服务通的新经济平台。可以断言,天津开发区在国家级开发区中的霸主地位是难以撼动的。

         园区文化可以如此,企业文化同样可以如此。企业作为园区的一个分子,企业文化也可以作为园区文化的衍生品,是在企业成长过程中积累形成的一种文化现象。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美国哈佛大学教育研究院的教授泰伦斯·迪尔和科莱斯国际咨询公司顾问艾伦·肯尼迪通过长期对企业管理进行研究,积累了丰富的资料,并集中对八十家企业进行了详尽的调查,写成了《企业文化——企业生存的习俗和礼仪》,成为论述企业文化的经典之作。

          泰伦斯·迪尔和艾伦·肯尼迪用丰富的例证指出,杰出而成功的企业都有强有力的企业文化,即为全体员工共同遵守,但往往是自然约定俗成的而非书面的行为规范;并有各种各样用来宣传、强化这些价值观念的仪式和习俗。研究还发现,在两个其他条件都相差无几的企业中,由于其文化的强弱,对企业发展所产生的后果就完全不同。也就是说,企业文化就如同员工手册,但不是书面的,而应成为每一个员工自觉遵守的行为规范和根植于意识的共同价值观。

         拿近的来说,格尔木昆仑经济技术开发区曾做过一项关于企业文化的调查研究,发现同为有色金属加工行业企业间,虽然职工工作岗位、酬薪待遇几乎没有差别,但忽视文化建设企业的职工流动性相当大,令企业陷入招聘、培训、流失的恶性循环;相反,重视文化建设企业却通常控制在正常水平,维护了职工队伍特别是技术人才的稳定,为企业健康发展提供了强大的人力资源的保障。究其原因,就是企业文化的差异,也印证了泰伦斯·迪尔和艾伦·肯尼迪的研究结果,这就是企业文化所产生的巨大影响力,通常被称为凝聚力或向心力。

         园区文化的培育与借鉴
         文化是需要传承的,必须是要有历史积淀的,而且越厚重越有支撑力。那么,建设发展不过十余年的园区,其文化自然难堪厚重,且又有什么样的文化可以值得传承和弘扬呢?我们不妨看看省内外兄弟园区的文化。
         1986年8月,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视察天津开发区,并欣然挥毫写下了“开发区大有希望”的题词。在此后的26年间,总设计师的题词一直被天津开发区奉为核心文化,并届时举办纪念活动。也正是这一如同科学预言的题词,在此后的三十年间,一直激励了天津开发区一代又一代创业者和建设者,在一片盐碱滩涂上建成了富有生机活力的现代化工业基地,成为我国改革开放的试验田和先行区,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发展奇迹,谱写了一部“永争第一”的华彩篇章。
         以科技创新为引领的苏州工业园区,同样有着独特的文化传承。据《苏州工业园区志•特记》记载,苏州工业园区草鞋山遗址文化堆积层出土的炭化稻谷和炭化纺织物表明,早在6000年以前,园区唯亭境域就有人类从事水稻种植和纺织品生产。另有考古发掘表明,约5000年以前,园区娄葑境域也已经有人类从事农耕活动。春秋战国时期,娄葑境域出现过大片的冶炼工场,并聚集了干将、莫耶、欧冶等一批当时中国最杰出的工匠。如今,中国古代杰出的技艺仍在这里传承,以科学、技术等为主体的园区文化成为新兴工业的动力之源。
         在格尔木昆仑经济技术开发区,矗立着一尊穿戴皮袄皮帽的拓荒者牵一头雄健的骆驼迎着风沙昂首阔步的雕塑,向世人讲述了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第一代拓荒者在人迹罕至的柴达木戈壁艰难创业的历史。
         这尊雕塑是格尔木昆仑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在一九九七年八月立起来的,时任青海省委书记田成平挥笔题下了“柴达木人”四个大字。这是一尊被认为体现柴达木人精神的雕塑,也是一代又一代柴达木人留给后辈的宝贵精神财富,现已成为园区文化的核心,激励着一代又一代创业者、建设者在这片有着“中国聚宝盆”美誉的戈壁荒漠无私奉献,献完青春献子孙。正因如此,这尊默默不语的雕塑,能令每一位仰视的后来者肃然起敬。
          园区文化的分析与建议
          与兄弟园区相比,建园时间仅十余年的西宁园区,能发掘哪些堪称厚重并可以传承的文化,亦或是精神甚至信仰呢?
          从天津、苏州、格尔木等兄弟园区文化成型中不难看出,天津开发区是在发展过程中,以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视察并题词后,才确定的园区文化核心;苏州工业园区应该是在不断的发展过程中,加以发掘园区的历史文化,融合了发展时期形成的以科学、技术为代表的文化,才确立了有着历史积淀和发展特色的园区文化;格尔木昆仑开发区的文化则是在发掘地域文化的基础上,结合时代的发展,园区文化才得以成型。由此看来,园区文化多是民族文化与新时期文化相互融合后逐渐形成的,并不断加以弘扬或深化,从而达到文化的根本目的。
         与兄弟园区相比,西宁园区似乎并不具备与之比肩的文化。其实不然,在这十余年园区建设和发展过程中,通过产业发展的思路,形成了具有一定规模的文化产业。如生物园区以青海藏医药文化博物馆、青藏高原自然博物馆和青海昆仑玉文化博物馆为主体的博物馆群,以及东川园区的昆仑玉珠宝加工销售产业、南川园区规划建设中的青海昆仑玉珠宝文化产业园等。
         从园区现有的这些文化符号来看,都是传承了几千年的深远而厚重的古老文明。譬如玉文化,春秋时期齐国著名政治家、军事家管子(名仲)提出玉有仁、知、义、行、洁、勇等九德。至春秋末期的思想家、教育家、政治家孔子(名丘)提出玉有仁、智、义、礼、忠等十一德。后来,东汉时期的许慎在归纳前人的基础上提出简洁的五德之说,即仁、义、智、勇、洁。
         可以看出,无论管子还是孔子,他们所提倡的,正是我们的民族文化精髓所在,在几千年的文化积淀过程中,也成为了我们的民族精神。那么,能否传承这种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再结合园区的发展创业过程中形成的时代文化和时代精神,最终形成有自身特色的园区文化和精神呢?
         答案应该是肯定的。从文化的定义就可以看出,文化就是人类在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包涵了诸如文学、艺术、教育、思想、科学、技术以及宗教、信仰、民俗、道德等。只要发掘出其中符合自身发展历史,并客观存在和起着主观作用的时代精神,就可以形成园区文化,可以是“仁义、智勇、廉洁”,甚至可以更为广泛,但必须简明而有内涵,即是园区发展实际和文化元素的体现,也符合园区的未来发展需求和时代精神。

         文化是经过几千年的历史积淀形成,并不断传承和发扬。园区文化同样需要积淀并不断传承和发扬的,这样,才能达到文化的本义,即“文治教化”。通过文治教化,使之深入人心,成为共识甚至信仰。因为,信仰的力量是无穷的

         总之,作为意识形态存在的园区文化和精神,要通过有形的方式传播扩散,使其深入人心,一旦成为大多数人的信仰,其对园区发展所产生的巨大推动力是无法估量的,而关键,是如何发掘和培育真正属于自己的,符合自身发展的园区文化。同时,通过各种丰富多彩的活动或载体的整合,打造足以承载的平台,使之不断传承和繁荣。

责任编辑:韩福萍



Copyright by Xining (National) Economic And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 Zone. © 2017 All Reserved.
版权所有:西宁(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 XNNDZ.GOV.CN © 2017
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ICP备案:青ICP备10000282号 技术支持:青海城市云大数据